半杯茶 - 第四章 裴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现在是4月11日早晨8时50分,今日天气,晴间多云,气温9度,局部有雷阵雨。”

    赵裴安脸上的泪还没有干透,这会儿听见沉衍把她的眼泪说成“雷阵雨”,怒瞪之。

    气氛瞬间从凝重转向轻松。

    大多人都已经不在乎课堂上的插曲,只有他们前后这两桌,气氛一直扭转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胡就是这德性。”

    唐小麦出言安慰:“我高一的时候不也被他骂过么,我就不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责任还是在你这,”林涛最怕女孩哭了:“你说你干嘛老考满分,这对比太强烈了么!”

    唐小麦赶紧附和:“就是就是,成绩再好也不能丢了人性。”

    林涛一句话把小团体一分为二,矛头齐齐对向沉衍。

    沉衍举手投降:“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马上就是物理课,赵裴安盯着沉衍洁白的衣领发呆,她不会分不清上节课沉衍是在给她解围。

    她不是第一次当众被胡德川奚落,但这是头一次沉衍打断胡德川。

    这中间的变化恐怕就是因为那封情书。

    毕竟他当着她的面发表了八个字的读后感“文笔优美,情真意切”。

    她总挨骂,又被骂得那么惨,难怪给沉衍留下了“她是笨蛋”的印象,给一个笨蛋解围,尤其这个笨蛋前一天给他送了情书又傻乎乎向他讨要,在人家沉衍眼里,这事大概属于慈善一类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把课本翻到81页。”

    物理老师边开电脑边嘱咐,沉衍从抽屉里拿出课本,又想起赵裴安泪眼婆娑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是十分钟前的她,而是刚入学时的她。

    开学第一天,沉衍因为原定的航班被取消,赶到学校报道已是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新学校并不陌生,显然帮他办报道手续的老师对他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啊,替我向你父亲问好。”

    他爸作为学校的着名校友,给学校捐了一栋实验楼。

    他从小听遍各式夸奖,最常听的便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,沉衍忽而想起饭卡还没办,转身走回几步。

    “哎陈老师,怎么没听你提起过,沉明钊还是你同学呢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沉明钊那些钱也不会分给他啊!”

    “我比较好奇的是,沉明钊的儿子是考进来的,还是买进来的啊?”

    刚刚给沉衍办手续的陈老师感叹:“这我怎么知道,报道第一天就迟到,别的学生怎么都能准时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富家子弟出生就在罗马,躺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他一半会投胎就好了,也不用天天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虎父无犬子,他从小就知道,如果他有一点做的不好,便是给他那位知名的杰出企业家父亲抹黑。

    别人一早认定他有各种捷径可走,有丰富的资源供他予取予求,他只要有一丝懈怠不努力,耳边就会传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新学校,新老师,新同学……不过是新瓶装旧酒,换汤不换药。

    沉衍嗤笑一声,大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会知道他的实力,很快。

    办完手续第一件事便是把留在家的手机让司机送回来。

    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,沉衍原本想做个老实的好学生,但料想这种狗屁校规,对他这种富家子弟,该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沉衍在小卖部买完电话卡,就近寻一处电话亭。

    正是晚自习的时间,整排电话都空着。

    沉衍走到最里边,插上电话卡,按下第一个键,忽而听见对面传来的撒娇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的生日呀,我这运气,开学第一天就过生日……”

    女生的声音很好听,沉衍偏偏头,透过隔板缝隙,看到一张白皙素净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过得好吗,我好想你啊。”

    对面说着开始哭鼻子,沉衍的动作停下来,他这个时候打电话,一出声想必会吓人家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好想你啊……你走了以后,都没有人跟我说生日快乐了……老赵忙着赚钱,他可不会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娇气,沉衍皱眉拿起话筒。

    “这个学校的人都变态的啊……那么难的试卷都能考一百多……我连60分都没有……第一次就考这么个分……我可,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过于绝望,沉衍听到这,再看对面一眼。眼泪鼻涕糊了一脸,有点恶心。

    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老赵干什么……把我硬,硬塞进来啊……你知道他,他花了多少钱嘛……我脑子再,再开发也值不了这个价……”

    沉衍想起方才办公室内的讨论,顿时觉得新奇又滑稽,别人都趋之若鹜的地方,她还挺痛苦,该说她不分好歹,还是有自知之明呢。奇异的是,他素来反感这种走后门的人,可此刻,面对这堪称凄厉的哭声,他只觉好笑。

    “我多心疼,这个钱……还不如,还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猛吸了一下鼻子,沉衍听到吸鼻涕的声音,双眉紧拧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还不如……给我换个脑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倏地舒展开,沉衍的笑和一板之隔的哭,对立的两种情绪因这共同的一句话变得不再遥远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啦……”

    抽抽嗒嗒的哭声下沉:“我明明还有爸爸的,怎么总觉得孤零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沉衍一早察觉不对劲,视线从扑簌簌掉眼泪的脸上下移,女孩的电话上光秃秃的,并没有插卡。

    可怜的女孩还在诉说对亡母的思念,沉衍忽然有窥视她人秘密的愧疚感,他拔出卡,轻轻走到远处。

    出了电话亭,听不见女孩在说什么,只看见她挂了话筒,把脸埋进双手,很快又放下,肩膀一耸一耸的,好似在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远远看了一会儿,沉衍重新回到电话亭,这回他选择站在女孩身旁的那台电话前。

    赵裴安见有人来,把头埋得更低,两边的长发遮住她大半张脸,也遮住她红肿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沉衍按下一串数字: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耳边忽然传来这句话,赵裴安猛地转过身。

    是那个刚来的男生,他手里拿着话筒,正在跟电话那端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沉衍对着无人接听的话筒,郑重其事地又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唐小麦!我才是以后要和他结婚的人!”

    后边又传来赵裴安和唐小麦的打闹声,沉衍从回忆抽离,赵裴安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一个小时前还在掉眼泪,这会儿又为了哪个男明星臆想症发作。

    沉衍把手里的书往桌面上一扔,“啪”一声,吓了旁边林涛一跳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沉衍不搭腔,满脸不痛快,赵裴安啊赵裴安,你能不能争点气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